8大台北拉麵流 你非吃不可
每個人在拉麵口味上各有偏好,台北拉麵控必吃的8大清單,你吃過了沒?
2016.06.09
收藏
7
2124
策展內容
策展商品()
文/圖 山丘
以前是不那麼特別愛吃拉麵的,一方面從貧窮的學生升級為貧窮的自由創作者,錢一樣沒有升級;另一方面我是特別愛吃米飯類,看到米飯就想流淚,想到農夫的辛苦。但我今天是來講拉麵的,還是要多少稱讚麵食一下。

真的要說對拉麵開始有印象,是很久很久以前...…跟友人在天母吃了一間拉麵,名稱什麼的早已忘記,只記得吃的時候,在心中升起一股:原來這世上有這種食物存在啊,以後可以沒事吃吃拉麵啊的一種對未來的確定與踏實。從當時起斷斷續續吃了幾間拉麵後,不免想推薦一下朋友,所以這裡推薦的店家純粹是個人愛好。

必吃1、凪Nagi 豚王
凪Nagi豚王是前面提到的同一位友人帶我去吃的,當時對拉麵不甚了解,點了裡頭很特別的翠王,在原味豚王上加了羅勒、橄欖油、蔬菜、帕馬森起司,算是日本拉麵加入義大利的熱情。他們家的口味算是極為濃郁,但神奇的是平常個人算是吃的極為清淡,也不曉得是什麼魔法讓我對重口味改觀。

必吃2、らあめん花月嵐

對花月嵐的印象是那天的服務員勝過主食本身,記得那天又是與友人去的,他很喜歡吃重鹹,聽說這家很對他的味。但是做拉麵的服務員本來女生就少了,又來了一位仙女,仙女端拉麵我們都忘記吃麵了,隨即討論起來,邊吃邊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,也就忘了自己吃什麼。

對於這間感性的回憶勝過理性的判斷,你一定覺得這也太不專業了吧,唷唷,你誤會了,是我從來沒有專業過。在友人的提醒下,總算有點薄薄淡淡的回憶:整體是偏重口味、濃厚蒜味、偏鹹,喜歡重口味的會愛上。同行友人說她們的辣醬很有名,但我本身是不吃辣的,我在注意的是罐子......

必吃3、麵屋輝
麵屋輝較為著名的是他們的沾麵,目前雖然許多日本拉麵都來台灣開分店,但沾麵的選擇還是很少。沾麵的麵條較粗,挺有嚼勁的,而他們的湯頭帶有很濃郁的柴魚味。

必吃4、樂麵屋

簡單來說就是好吃,聽週遭朋友們推薦,發現這間店沒有較兩極的評價,算是很穩定,想吃好拉麵一定要試試。
湯頭蠻濃郁精緻,醇厚但不會膩。麵條是細麵,容易吸附湯汁,味道極佳。免費續麵照顧容易吃不飽的人,麵條也很Q,主要是還能夠客製化,我個人是好愛啊!

必吃5、麵屋一燈ITTO

有在注意拉麵動態的朋友,應該都已經聽過它的大名了。不僅在評比嚴格的日本美食網站「食べログ」長年都在高分的位置,近年來更是拉麵比賽的常勝軍,媒體票選也都屬於前列位置,甚至還有人直接封他們家為東京拉麵之王,就知道來頭可不小。
他們的叉燒極為特別,是用豬肉與雞肉組合,而湯頭更是小火慢熬的雞湯。沾麵的麵條是粗麵,湯麵則是細麵,麵條十分有嚼勁,一點都沒有軟爛的問題。

我常想,對我們這些平凡人來說,誰是第一誰是第二,對我根本不那麼重要,重要的是,參考某些評價或推薦,可以知道哪些店一定要去親自試試,而麵屋一燈就在我心中佔據這種位置。

必吃6、一風堂IPPUDO
一風堂的麵條是採用細麵,有Q勁,湯頭湯頭濃郁但不死鹹,整體風味清爽。在幾年前甚至有食客給他全日本最好吃拉麵的美名,與同樣在九州博多車站發跡的一蘭拉麵各有大批擁護者,到底誰好吃,適合自己的口味,只有自己親自去試才知道了。

唯一想補充的是,他的麵真的有點少,抱著要吃飽的心態進去的話,要有決心吃兩碗。

必吃7、三田製麵所

跟麵屋一燈一樣,有名的是沾麵,麵條屬於粗麵,魚介系的沾汁。大中小碗是同價,又是想吃飽者的福音啊!
必吃8、麵屋武藏

說到麵屋武藏首先要推一下他的環境,去神山店看看就知道了。還有他們家的官網真的是不得不稱讚一下,因為本身是學視覺的,看到這麼用心的製作真的是印象深刻,也可以體會創始者對每一個環節的用心。
對這裡拉麵的初步印象,是肉塊不會省的拉麵店,肉食主義者跟常常吃不飽的人必試。有咬勁的粗麵配上寬厚的湯頭,再配上大大的肉塊,絕對讓你滿意。

這邊簡單介紹了幾間個人較有記憶的八間拉麵店,是絕對個人絕對感性的介紹方法,到了明年叫我介紹一定完全不一樣。當中收納的唯一理性標準是,這些來自日本的拉麵店一定要有在台灣開分店,才會收納進來。

就這樣,我們下次見。
好方便~在家自己煮拉麵

山丘
寫寫故事,畫畫插圖,簡單生活。瘦瘦如我,喜歡聽勝於說,但想說依然沒說的,還很多;於是用畫,說給你聽。
延伸閱讀
改造台大老宿舍 居酒屋天命庵
話說我跟朋友今年去了一趟京都,回來之後就孤單、寂寞、冷...
甜點控必朝聖 超人氣甜甜圈
日本東京來的Haritts手工甜甜圈,首店在台中,是甜點控的朝聖地之一。
沒預約就吃不到的瞞著爹丼飯
終於要瞞著爹爹到瞞著爹吃飯了,今天難得大哥帶著大嫂上台北,想說帶他們去間特別的店
幸福的空氣 Daisy雜貨店
看到從窗外的午後陽光照射進來灑在木桌上的位置,陽光中還有些微空氣的懸浮粒子。
親身經歷談日本百鬼獵奇
蟲子一接近地面,就化成血水,我還來不及驚恐,只呆看著一灘血水的草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