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身經歷談日本百鬼獵奇
蟲子一接近地面,就化成血水,我還來不及驚恐,只呆看著一灘血水的草地。
2016.08.03
收藏
0
2185
策展內容
策展商品()
文:山丘
很久沒回老家了,週五夜意思去一下同事聚會。就這半小時看到有些人要有酒才說的出一些話, 還有人想要我多喝,酒杯拿在他手裏搖搖欲墜,下意識縮手保護我的米白色羊毛外套。
圖片來源:https://goo.gl/ImW36e
跟著還算清醒的人道再見,酒醉的人也跟我揮手吆喝,其實他不知道自己在幹麻。離開喧囂的小酒館後,我往電車車站的方向走,人群的聲音也漸被酒館大門與距離消散。
真的要說的話,老家離我的住處並不遠,就兩個小時車程,只是有點偏僻而已。跟我同站下車的人依然很少,就一位穿著蘋果綠外套的女孩,平常我是不會注意路人穿什麼衣服的,但這蘋果綠真好看。還有另一位老婦人,身上似乎帶著鈴鐺,在燈光有些昏暗的小站,我們前後不一的都出站了。
一如既往看到老家附近的LAWSON超市,他們是在兩年前開的,讓這條昏暗的小巷多了一些人工照明。但我本身不喜歡,媽媽也不喜歡,倒是弟弟覺得方便很多。弟弟這週末不會回來,他女友想去渡假,他當她是公主在寵,當然就陪她去了。
圖片來源:https://goo.gl/L2vNNF
想早點回去陪媽媽聊天,平常都是走明亮的馬路,但會有點繞。今天就索性繞進左邊巷子了, 雖然很不愛走陰暗的小巷,但想把超市買的水果盡快地送到媽媽面前,就忍一下這陌生又陰暗的環境吧!穿過幾個小巷後再穿過一個人行隧道,就離老家不遠了。習慣性地往左邊望去,卻沒看到平常坐落在這的神社。在怎麼黑應該都是看的到鳥居的,穿過隧道後,似乎有些景色跟平常不同,現在左手邊是一大片的芒草。
芒草被秋風吹地微微晃動,是因為在黑暗中看著嗎,今天的芒草怎麼看都像是在對我招手,喚我過去。那前後的律動,看久了有些不舒服,又無法把眼神移開。看向芒草的遠方盡頭,似乎是有一間神社的。是我記錯位置了吧,沿著這群芒草似乎就能走到認識的路,不知不覺地,周圍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地方。這是一件怪事,老家附近我是很熟悉的,雖說不常回來,但我認識這裏的每一塊磚每一片木,再怎麼改動附近的設備或拆遷,我也能認的出來。
沿著芒草走到一條三叉路時,鬧哄哄的,這條又黑又暗的小路,應該挺安靜的,怎麼會這麼熱鬧。正好在轉角處,往另一條延伸的暗路望去,剛走過的這一條與看著的那一條正好在繼續延伸的芒草路匯合。一開始看過去有燈光,再看一下似乎是燈籠的燭光,等到我適應了遠方的光線後,震住了。

青行燈(あおあんどん)
那是一個廟會或遊行或不管是什麼,都不是人類的廟會。看到光緣的方向是飛天的蠟燭與燈籠,似乎有百支之多,圍著一個女士飄移。其他還有一些什麼人或什麼鬼怪都跟著這光緣走。

萩原鏡夏 繪
百百目鬼(とどめき)
一位全身長著百隻眼睛的女子,穿著傳統和服,似乎在微笑,又不自覺地哭泣。我心跳跳得如此之快,全身突然一陣癱軟,跪趴在地上想要尋求一點支持。

萩原鏡夏 繪
突然看到剛剛買的水果全都長了蛆,許多條白色的蠕蟲爬進爬出,我一慌趕緊想丟,又不能製造出聲音,任憑其中一條蠕蟲爬上了我的手背。我極忍著尖叫輕輕放下袋子,怕發出一點聲響,在將蠕蟲撥開到旁邊草地,蟲子一接近地面,就化成血水,我還來不及驚恐,只呆看著一灘血水的草地。

橋姬(はしひめ)
斜前方的隊伍發出聲響,似乎有人交頭接耳,又像是在笑。這時可以看到遠方有一片濃霧正迅速飄過來。剛剛看到的百眼女子與百燭女士都已再前方。這時她們經過一座橋,或著說她們走過原來路地正迅速幻化成了一座橋。

萩原鏡夏 繪
一位白衣女子出來接見,談著話,女子看過去十分美麗,但表情盡是哀傷。她像是守橋的身分,允許他們一行人通過。

骨女( ほねおんな )
看到後方隊伍其中一名女子,她的全身皮膚是用借來的,像是一具活生生的骷髏,卻使用別人的皮膚打扮自己。

萩原鏡夏 繪
這恐怖模樣我看的差點驚叫出聲,用雙手緊緊嗚住嘴巴,隨即又想到剛剛手才摸過化成血水的蠕蟲。全身漸漸冒著冷汗又反胃,又不能噁吐出來。我只是要回家看媽媽的,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情。

黑塚(くろづか)
一行人經過一處時,路邊的一塊奇形怪狀的石頭,閃現出煙霧,煙霧漸漸化為一位老婆婆,老婆婆慢慢走著靠近百燭女士,身上發出鈴鐺清脆的聲響。百燭女士跟老婆婆說著話,濃霧慢慢覆蓋住她們一行人。

萩原鏡夏 繪
這時全身痠痛的我,才發現我不自覺的縮緊身子躲在剛剛轉角的角落邊上,似乎是安全了,等到濃霧整個覆蓋住她們,就會看不見周圍,我只要再等一下,往回頭走就好。

姑獲鳥 ( うぶめ )
這時天空從雲霧中出現了一隻大鳥,往她們一行人飛,飛到了隊伍最後方,卻將自己的羽毛一一剝掉,然後看起來在一陣痛苦中與血泊中,她變成了一位裸身女子,雙手環抱胸前。然後許多長著眼長著嘴的飛天雨傘,飛來把這裸身女子圍住。

萩原鏡夏 繪
濃霧整著覆蓋住她們後,我的心跳也漸漸緩和下來。吃力地起身後,扶著矮牆,往回頭一步一步緩緩地走。一名女子卻突然出現在我眼前,她就穿著剛剛在電車上看到的蘋果綠外套,只是身上多了百隻眼。
她緩緩地說:『嗯!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呢。』
隔天清晨,這位迷失在芒草中的女子,她的媽媽沒有吃到女兒帶的水果,她弟弟一直接到媽媽的干擾電話,干擾與他的公主渡假。


華燈初上,空無一人,百鬼夜行
百鬼夜行(ひゃっきやぎょう)是流傳在日本民間傳說中出現在夏日夜晚的妖怪大遊行。相傳在平安時代,同時存在著人類和妖怪,只是人類在白天活動,妖怪們則是在晚間出現。
河鍋曉齋 繪/幕末至明治時期的浮世繪師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(https://goo.gl/GYfgkR)
荒墟的主題樂園,白天沓無人跡,但到了夜晚,華燈初上,妖怪們紛紛出現,過著如同人類一般的夜生活,多麼熱鬧。那個時代裡,在京都,到了夜晚來臨,整條路空無一人,這時候會出現許多奇形怪狀的妖怪,像是廟會的行列一般,帶著猙獰的面孔,走在大路上,人稱「百鬼夜行」。
河鍋曉齋 繪/幕末至明治時期的浮世繪師
「百鬼夜行繪卷」作者不詳(室町時代)
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(https://goo.gl/NWWRjr)
圖片來源:http://goo.gl/zUfW6e
圖片來源:http://goo.gl/zUfW6e

日本鬼怪奇幻創作

懶得看書可以看電影~
山丘
寫寫故事,畫畫插圖,簡單生活。瘦瘦如我,喜歡聽勝於說,但想說依然沒說的,還很多;於是用畫,說給你聽。